×
<在线客服<
新闻详情

车辆在停车场丢失谁负责?

该案涉案车辆虽由刘某夫妇停放在停车场,但车辆钥匙由刘某夫妇保管,刘某夫妇可驾驶车辆自由出入停车场,且湘乡某商场向刘某出具的收款收据上标注的是停车保洁费,刘某称其车辆交与湘乡某商场保管成立保管合同的主张没有证据证实,湘乡某商场亦予以否认,湘乡某商场提供停车场地供他人停车收取一定费用是提供一种方便他人停车的服务,他人的车辆并不受湘乡某商场的实际控制,因此并不构成保管合同关系

近年来,有车一族越来越多,车辆停放的安全性也越来越受关注,那么,停放在停车场的车辆丢失或受损后,应由谁负责?责任该如何划分?


 车辆在商场丢失 

刘某向湘乡某商场交纳了2018年11月4日至2019年11月3日的停车保洁费720元,缴纳费用期间刘某将一辆小型轿车停放在商场停车场。2019年2月26日,刘某发现停放在停车场的车辆丢失,查看监控后得知,2019年2月21日晚凌晨3时许,他的车被两辆车拖离。刘某要求湘乡某商场返还车辆,并起诉至湘乡市法院。法院一审判决驳回原告诉讼请求,原告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不久前,二审依法维持一审原判。 


案发后警方查明,涉诉车辆登记在胡某名下,胡某将该车办理了抵押登记,抵押权人为某科技有限公司郴州分公司。因胡某与该公司存在经济纠纷,该公司委托他人将车辆拖走了。

 

周艺林法官说,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除非当事人另有约定,保管合同必须以物的交付为成立要件,即保管人对保管物能实际占有和控制。该案涉案车辆虽由刘某夫妇停放在停车场,但车辆钥匙由刘某夫妇保管,刘某夫妇可驾驶车辆自由出入停车场,且湘乡某商场向刘某出具的收款收据上标注的是停车保洁费,刘某称其车辆交与湘乡某商场保管成立保管合同的主张没有证据证实,湘乡某商场亦予以否认,湘乡某商场提供停车场地供他人停车收取一定费用是提供一种方便他人停车的服务,他人的车辆并不受湘乡某商场的实际控制,因此并不构成保管合同关系。该案涉案车辆并未毁损灭失,而是因车辆登记的所有权人胡某某与他人存在经济纠纷被案外人拖走扣留,刘某要求湘乡某商场返还车辆没有法律依据,因此法院对其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这些情况下,停车场不承担责任 


随后,记者就车辆停在停车场,责任如何划分采访了湖南公畅律师事务所戴翔律师。戴翔指出,一些车主认为,只要自己车辆停在停车场内,发生车辆受损或车内物品丢失就都由停车场来买单,事实并非如此。 


一些车主为了节省停车费用,便喜欢把车停在免费停车场,机关、企事业单位等非消费性场所的免费停车场,这种情况下,停车场仅在其对保管车辆的毁损、灭失存在故意或重大过失的情况下才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但如果是商场、饭店等消费性场所提供的“免费停车”,应是商家提供给顾客的一项配套服务,是有偿商业行为,不能定义为免费停车场,对停放车辆的损失承担相应赔偿责任。 


如果将车停在以临时占道停车场为代表的场地租赁停车场,除车主和停车场另行专门约定成立保管关系的特殊情形外,在车主与停车场之间成立的是停车场地临时租用合同关系,车主交纳的费用仅是场地租赁费而非保管费,在停放车辆发生丢失、毁损时,停车场并不承担保管责任。不过,临时占道停车场要显要处标明“临时停车场”字样,向车主发放的收费凭证上需明确标明,所收费用为停车场地租金。


 车主即使将车辆停放在计费停车场也不意味着高枕无忧了,车主如需要保管车内物品,需另行就车内物品与停车场缔结保管合同,并交纳相应的保管费用。所以大家在停放车辆离开时,最好是把车上贵重的物品带在身上。 

上一篇拒开放停车场 校长将被约谈

下一篇